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铁盾】Till The Last Word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Tony和Steve到达时,那对老夫妇早就在翘首期盼他们,Wilson夫人甚至等不及招呼他们坐下就快步走向壁炉,从上面拿起一个看起来用了些年头的小本子,戴上老花眼镜翻开到夹着便条的那一页。

“除了他的棒球装备,还少了一些他放在书桌上的照片、笔记本、相簿,我记得那些是我亲手装进箱子的,现在除了装在另一个箱子里的胶卷之外都没了。”Wilson夫人抬起眼皮看向Tony,“你们走了以后,我和我的丈夫第一次整理那些东西,因为我们都很清楚不需要再让它保持原样,Mike不会来取回它们了。”

年长的女性站得笔直,只有微微颤抖的嘴唇透露出她内心的不平静。也许她在经过这么多年之后,终于明白有些事始终是要来的,无法回避。

“我们把一部分的东西放进他的房间,楼上,他以前住过的那间。”她在丈夫为他们拿来茶点的时候朝他露出笑容,“多出来的衣服和杂物都捐给了救济站。”

他们完全没有必要站在这里听这个决定坦然面对丧子之痛的妇人絮叨这些与案情无关的内容,但是Tony依然耐心地用眼神鼓励她说下去,把那些琐碎的事情和积压在心头的困惑、痛苦完全倾泻。

 

“你是个好探员。”

Steve在他们回到车上后给出他的观点,Tony挑起眉毛瞥了他一眼,耸耸肩表示接受:“啊哈,我以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算不上新发现。”

“可能是我措辞不当,我其实是想称赞你的耐心,你很……善良。”Steve对此进行解释或者说是补充,“你没有仅仅把Wilson太太看成一位证人,你愿意听她说出心里话。”

“你可以将这看成是对她提供信息的等价交换。”推理作家见鬼的敏锐观察力,Tony的耳朵有点发热,他粗鲁打断Steve,“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不劳而获,总得有所付出。Steve,包括线索。假如我们想让人开口,有时候就得把他们说的东西全盘收下。”

Steve摇摇头:“你把这称为交换?”他的不赞同已经足够明显,但没有再说什么。

“不然呢?”朝车顶翻翻眼睛,Tony拍拍外套口袋发动汽车,“现在就得看看这些胶卷里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

 

“它们保存得不错,但是就算我们把这些都冲洗出来……你们知道这不是艺术品,对吗?”Bruce Banner扶了扶眼镜,看着那堆先前装在牛皮纸袋里的胶片。经过一次冲洗之后,它们已经被展平、切割。

Tony明白这位同僚想说什么。它们只是普通的照片,不会有人在网上或者任何地方进行拍卖,因为除了牵涉到个人感情之外就根本不值钱。

“也许我们能从这里面找到一点没有记载的东西。”Tony转向Steve,用手肘碰碰他,“就像那个什么电视剧,Steve,主角被追杀就是因为在拍风景的时候不小心拍到了一起凶杀案。”

“Mike是一名警探。”Steve原本想反驳,但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也许Tony说得有道理,毕竟Mike Wilson在遇害的时候似乎还在私下进行某项调查,他出现在那个巷子里并且被杀害未必都是巧合。

Tony擅长察言观色,他立刻读懂Steve的表情:“别那么紧绷,我们总得什么都试试,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发生的,比如警察在给那辆违章停放的车辆开罚单时就完全没有想过会抓到一个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

“山姆之子。”Steve也知道那个著名案件,已经有足够多的文章或影视作品向社会大众‘隆重介绍’他们,然后他想起了另一件事,“说起来,Thor有没有找到新的线索?”

 

“他找到了几张便条。”Bruce加入谈话,这位斯文的鉴证人员有些惴惴地看看他们,“嗨,抱歉,我不是故意插嘴的……”作为N.Y.P.D.常驻法证人员,他与Tony和Thor合作的次数比较多,这次也不例外。

“不,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个。”Tony摇摇头,“他把那些便条都给了你?”

“交给了鉴定专家,他怀疑是同一个人写的。”Bruce诚实地回答,他不需要对参与案件调查的人员作任何隐瞒,“笔迹和惯用手看起来都不一样,我们需要更深入和细致的比对。”

“看样子我们的凶手先生很狡猾。”Tony看看Bruce身后,注意到有机玻璃密封箱里悬挂的那几个蝴蝶标本,于是冲那个方向抬抬下巴,“采集指纹?”

“恐怕在这么久之后很难有收获。”Bruce来了兴致,他走向密封箱的同时也将Tony和Steve引过去,“我从较早的那几只上面找到一些尘土和微量元素。谢天谢地,当时的现场人员在收集证物的时候把它们保存得很好。”

“较早?”Steve敏锐地捕捉到了Bruce言辞中透露的细节,“时间更近一些的呢?”

“通常情况下那些罪犯也会在犯案的过程中进行学习,或者说是反复演练,吸取教训。”Bruce清清喉咙继续说道,“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犯罪,但是假如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和机会……”

“他们就有可能学会尽量避免犯错,给破案增加难度。”Steve了然地点点头。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得相信鉴证手段的进步速度远超过那些恶棍的学习水平。”Tony确定他们呆在实验室只能拖慢Bruce的进度,于是他拍拍Steve的胳膊,示意后者和他一起离开,“我想现在该留Bruce和他的胶片美人单独相处一会儿了,Steve,还有别的事等着我们做。”

 

不出所料,Tony和Steve走进办公室时,Thor兴冲冲迎上来。

“我发现了一些新的证据,已经交给他们处理。”金发警探的蓝眼睛里闪烁着得意的光芒,“我想那是一种信号,他想要让人知道那都是他的杰作。”

“连环杀手们多半都会忍不住和警方打交道,很多时候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被发现。”Steve注意到Thor挑眉换上困惑表情,连忙解释,“我们刚刚从Bruce那里过来,把一些在Wilson家找到的新线索交给他。”

“哦。”Thor立刻明白为何他们对此丝毫不感到惊喜,释然地笑笑,“没错,他们洋洋得意留下的信息越多,警方就越容易从中分析出需要的信息。”

“但是关于便条……Bruce似乎还心存疑虑。”Tony拿起自己办公桌上的两封新邮件塞进口袋,他已经查看过那都是从熟悉地址寄来的私人信件,“他觉得不是同一个人留下的。”

“但是从措词来看,我持保留意见。”Thor举起双手提议,“在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不如先去吃个午饭,顺便更新一下信息?”

 

N.Y.P.D.的这个小组可以算是在附近的小餐馆有固定桌子。店主是个漂亮的金发单身母亲,在那条街上经营这家餐馆已经有些年头,在他们去的时候会给他们靠近店铺里面角落的桌子。

“你应该尝尝她家的意大利面,棒极了。”Tony在Steve翻看菜单时凑过去提议,“Alice擅长煮这个,因为她小女儿的个人喜好。”

Steve看看已经点了披萨、薯块和烤肋排的Thor,在菜单遮掩下压低声音回答身旁的伙伴:“你更熟悉这儿,我相信你的推荐,也许你来替我点餐会更合适。”

金发作家表现出的顺从和充满信任让Tony感到愉悦。他合上菜单,向穿着绿色制服的女侍应生点了之前尝试过的食物中最为美味的几样。等她走远才向Steve保证:“不会让你失望,至少来过这里的人都相当满意。”

Steve笑笑没有说话。在没有品尝食物之前,他不会随意给出自己的意见。

Tony对此并不在意,他摸摸唇上的短髭,靠坐在舒适柔软的椅子里享受这片刻宁静放松。

 

但是Thor显然有别的计划,他隔着桌子碰碰Steve的手肘:“你什么时候开始写下一本?啊,不是我想打探消息,是有朋友……严格来说是你的书迷感到好奇。”

“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Steve眨眨眼睛回答,“眼下我们还有别的需要专注的东西,比如手头的这些案件?”

“没错,Steve是来实地收集资料,他至少得跟完几个案件才成。”就算Tony不打算承认,他在听到Steve的回答之后还是暗暗松了口气。至少这家伙完全没有马上离开的打算,意味着他们还有时间,尽管他对这段时间还没有任何计划。

刚好送上桌的餐前小点也非常凑巧地帮助了Tony,让他得以抓住机会热切地邀请Steve和Thor开动,而不是继续这种让人紧张的聊天。


.TBC.

评论
热度 ( 25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