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铁盾】Till The Last Word 第五十一章(下)

他们在最后得出结论:即使Frank被谋杀是个巧合的意外,他们也该找到他所说的‘儿子’。秘密对被害人通常意味着不可告人的麻烦,对负责调查的人员,则很可能意味着突破口。

“我们在对Frank的通话记录和银行账户的调查上没有取得任何突破。”Tony撇撇嘴。现在Frank已经无法守住他的秘密,唯一的问题就在于他们什么时候能把它挖掘出来,这个秘密又能给出什么新的方向。

“其实……”Steve开口的同时看了眼Tony,得到鼓励之后才继续说下去,“在Tony第一次带我去Mountain调查时,我们就对这家店的真实状况产生过怀疑。店内的存货非常糟糕,几乎不可能维持一家店铺,即便是在那样一条非热闹商业区的街道上。”

“对他办公室的搜查其实也验证了这一点,很显然某种副业才是他真正的谋生手段。”Tony点头赞同,“从那些护照来看,也许我们一开始就查错了方向。”

 

“你们觉得他有另一种生活?”Clint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他曾经和Tony一起调查过几宗诈骗和身份信息盗用案件。

“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太多别的可能。”深色头发的警探耸耸肩,“因为假如这就是Frank Todd的真实状况,那么也许我们就得好好想想,找出一个他对我们谎称有儿子的理由。”

注意到Steve皱眉保持沉默,Tony好奇地在桌下用膝盖碰碰他的大腿:“你有什么补充的?”

“哦,不,没……”Steve立刻挺直后背坐得更端正一些,他摆了摆手,却在最后改变了主意,“调查组应该已经查看过附近的监控录像,这可能是我想太多又把一切想得太过简单。”

“没什么有价值的。”Clint叹了口气,沮丧地向后靠进椅背时用力过度甚至差点摔了个四仰八叉,多亏过人的反射神经让他成功抓住桌沿,然后干咳两声掩饰尴尬,“Frank商店里的那些所谓监控探头完全是摆设,他的客户估计是些不喜欢上镜的家伙。”

“说得没错。”Tony附和他的神枪手同僚,“他们需要保护自己的隐私免得惹上麻烦,但是我们的被害人也应该会想办法保障自己的安全和利益。”

“那么他就应该有一套紧急方案,尽管这依然没能保住他的命。”Steve抿抿嘴唇,“是不是有第二套账簿或者笔记本?假如我们能找到,也许就能了解另一个Frank是什么样的角色。”

“有没有账本或监控,都不能改变‘他是个麻烦’这个事实。”Tony抬起胳膊活动一下脖子,舒展在椅子里坐得有点发僵的身体,“而且眼下我们需要解决的麻烦远远不止一个。”

 

Clint决定再次去核查所有FrankTodd凶杀案的相关证词和证物,之前的两次梳理还不够有针对性,而且没有和Mike Wilson案件进行过深入的横向关联比对。

至于Tony和Steve,那些十二年前的卷宗和最新的访问笔录都意味着与咖啡、甜甜圈相伴的大把时间。他们对此有所计划,但是当Thor风风火火地推开小会议室的门把一叠文件放在桌上,所有的计划都必须进行适当调整。

 

“我已经拜托Sif把那几起案件的资料都整理出来。”比Steve魁梧上不少的金发警探咧嘴笑笑,湛蓝的眼睛里流露出纯粹的喜悦,“伙计们,里面有许多值得一看的内容。”

“哇哦,你支使那个冰山美人为你做文书工作?”Tony意味深长的感慨了声,“了不起,Thor,光凭这一点就该给你颁发一个奖章。”

“Sif?她可不是你说的那种人。”Thor拉开Steve身旁的椅子坐下,皱皱鼻子将一部分文件挪到面前,“事实上她对这些案件也很感兴趣,她的叔叔当年就帮助FBI解决过一起连环凶杀案,我记得还改编成了电视剧?”

“相当了不起。”Steve发自肺腑地赞叹,“我想他一定对自己的侄女说了很多趣闻。”

“她对此守口如瓶。不过没有关系,那和我们的案件毫无关联。”Thor把耷拉在前额的金发朝后捋捋,“说起关联,我的兄弟说他也许能用上他的资源。今晚去我家。”

“嗨,等等。”Tony捕捉到Thor所说的最后那句,“去你家?”

“比起酒吧或者咖啡馆,那里更安静和私密,适合我们讨论案情、交换信息。”Thor搭住Steve的肩膀晃晃,然后用拳头亲昵友好地轻轻碰了碰他的胳膊,“我会准备好咖啡、食物,在那之前你们得读完这些。”

 

Thor离开得也很迅速,就像是一阵龙卷风呼啸而去,留下面面相觑的Tony和Steve。

等走廊上的脚步声完全消失,Tony才舔舔嘴唇,试图给对面的作家鼓劲:“Thor找到的这些新资料很可能……”

“很可能有益于我们找出正确答案。”Steve伸出手,Tony无法避免地注意到他的指尖在棕褐色的牛皮纸上显得多么白皙粉嫩,“尽管看起来数量有点惊人,而且我们还得查看Frank Todd和Mike Wilson的相关文件。”

“分工合作?”Tony把那些文件分成差不多高的两叠,“左边还是右边?”他是个公平的人,而且作为贵宾,他觉得有必要给Steve选择的权力。

“我……”手机铃声非常巧合地响起,Steve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它一边对Tony说了声抱歉,却在看清屏幕上的内容后皱起眉头。

这相当不寻常,引起Tony的注意:“怎么了?”

“Rumlow。”Steve说出这个名字,又稍稍犹豫了一会儿才按下通话键,“Steve Rogers。嗨,下午好,有什么事?”

Tony确定在移动手指之前,Steve投来的那一瞥里充满询问的意味,像是在向他征求意见或者说是……许可?这个发现令他愉悦,尽管这种愉悦和古怪的满足感由于接下来他听见的对话内容而很遗憾的没能持续太久。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