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铁盾】Till The Last Word第五十一章(上)

第五十一章(上)

 

他们在路过一个社区球场时停下,隔着铁丝网看了一会儿两队青少年的斗牛比赛。Tony不打算拿过去的成绩炫耀,不过向Steve稍稍透露自己在学生时期拿过两三个奖杯只能算是陈述事实。

“我猜得到你是那种受人欢迎的优秀学生。”Steve在那几个人休息时转过头来,脸上由于刚才的精彩比赛而带着笑容,“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在场外为你尖叫。”

“可能是有那么三四个。”Tony搔搔自己的鼻尖,“你知道青春期的躁动,荷尔蒙作祟,那些高分贝的尖叫声能鼓舞我们的士气,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

“没错,那很有趣。”Steve点点头,重新望向球场,“拉拉队对于所有运动项目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缺少她们,就像菜里少了盐。”

Tony觉得这个比喻相当有意思。他顺着Steve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他的目光停留在一个肌肉结实、正撩起上衣擦汗的深色头发青年身上,心里不由为之一动,但是紧跟着闪现的那点灵光让他咽下即将冲口而出的问题。

“中学生……”眯起眼睛,Tony看着引起Steve注意的那个青年接住朋友传来的球,运了两下之后跃起轻松塞进篮筐,引起一阵此起彼伏的口哨声和掌声。

 

被拽着胳膊拖离球场的Steve一头雾水,他不明白是什么让原本处于悠闲放松状态的警探突然如此焦急。

“发生了什么事?”他问,“嗨,等等,Tony,我以为你打算看完这一局……”

“青少年,Steve,青少年。”Tony抓住Steve的手腕,“还记得Frank Todd说过什么吗?”他刚刚发现他们错过了什么细节信息。面对作家伙伴的茫然表情,Tony叹了口气,充满耐心地提醒他:“Mountain门上挂着的那个铃铛,Frank是怎么介绍的?”

“他说那是他儿子在……哦!”Steve恍然大悟,“我们没有找到他儿子。”

“对。”Tony很高兴Steve像他一样认真对待他们的调查,“在他被杀之后,警方通知他的家人,但是事实上我们通知的人是他的远房表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亲人在他的联络人名单上。当然,出现的还有自称是他女友的Jessica。”

“也许是遗漏了……”Steve皱起眉头,迅速否定自己的猜测,“不,我想他们一定已经仔细核查过。”

“只不过在今天看到那些家伙之前,我们都忽略了这个小问题。”Tony又急急忙忙走了一段,在台阶前停下脚步,“当时Frank没必要在那件事上对我们撒谎,他说他有一个读中学的儿子,而且看样子他们时常见面,那就说明他也许就在附近。”

 

“嗨,Tony Stark,现在可是执勤时间,是不是不该用在你的私人约会上?”

Clint充满调侃意味的声音从高处传来,Tony和Steve同时望过去,就看到沙金发色的神枪手站在四五个台阶之上,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扶着金属栏杆,用那种看好戏的表情看着他们。

“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Tony给了那家伙一个白眼,在对方意有所指的注视下才发现他到现在还紧紧握着Steve的手腕。好吧,纯属疏忽,但是立刻放开似乎又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

好在Steve并不在意,他像是完全没有听懂Clint的打趣,兴冲冲地朝台阶上的人打招呼:“Barton探员,太好了,我刚刚正在和Tony讨论我们在Frank一案上的新发现。”

一谈到案件,Clint马上进入专业状态,脸上的笑容迅速隐去:“有新线索?”他看看Steve又看看Tony,从后一位脸上看到肯定之后,点点头转身原路返回:“别在这里讨论案情,关心这件事的不止我们。”

 

Tony提出他们应该去查Frank的亲属时,所有参与案件的探员对此都感到相当意外。

“他的双亲早就去世,六年前继承的遗产来自一个在意大利去世的叔叔,而且他还是个单身汉。”Clint把之前的调查结果复述一遍,“没有任何相关文件或者信息能把他和一个女人以及一个大到能读中学的孩子联系起来。”

“他在之前提到过,也许可以视作说漏嘴。”Tony顿了顿,“那时候他应该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人盯上。”

“你依然觉得他是被灭口的?”Clint摸摸额头。他熟悉自己这个同僚的性格,如果没有把握绝不会提出来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从一开始就静静听着他们交谈的Steve开口,“Frank是个谨慎的人,这么多年他一直经营着那家店,对周围的环境也非常熟悉。在我们重启案件之后他就遇害了……你可以说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并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曲折,但是如果恰恰有那么多看起来像是小说编排才会有的事发生……”

“我们就该提高警惕。”Tony看了眼Steve,将双肘撑在面前的会议桌上,“总觉得近来的巧合有点太多,多得不像巧合这种事应该有的概率。”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9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