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铁盾】Till The Last Word第五十章(上)

第五十章(上)

 

Steve茫然、完全可以算得上天真地眨了眨眼睛——Tony恨这一点,然后拍拍捏着他脖子的那只手:“嗨,你不会想留下淤痕的,不然也许我会控告你袭击一名无辜的市民。”

“那你大可以去试试。”Tony皱皱鼻子松开手,转动车钥匙,“我会说都是你招惹我,恩将仇报的小混蛋。”

金发作家揉揉自己的后颈,耸耸肩拿起证物袋,仔细查看里面装着的东西。在又一次开口之前,他大约保持了两三分钟的安静。

“其实你说得没错,那里面的确让人感觉不舒服。”

Tony侧过脸来看他的乘客,觉得似乎在那双蓝绿色的眼里看到一些应该不属于年轻人的情绪。

“就好像有一个巨大的黑洞,能吞噬所有的快乐和良知。”Steve的视线重新转向前方,“让道德和正义无处容身。”

 

Tony在开口之前认真权衡了下,确定这不会有什么侵犯隐私的嫌疑也不至于引起不快,下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灯也给了他足够的时间。

“看来这一次的监狱之行没能给你留下什么好印象。”Tony尽量表现得若无其事,“我有点好奇……是什么让你产生这种感慨?或者说这是身为作家的习惯?”

“习惯?”Steve放下手上的证物,他不太清楚Tony的推论到底从何而来,不过有时候和别人聊聊自己的感受不是坏事,“哦,并不是那样,这只能算是有感而发,因为那里让我……回忆起一些不好的事。”

Tony不会错过金发男人说话时眉间出现的皱纹,他在交通灯跳转时重新发动车子:“抱歉,让你不愉快。”

对他的道歉,Steve给出的回应是快速而短促地弯了下嘴角:“没关系,那都已经过去了。说起来,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我和Rumlow是怎么认识,而且为什么我看上去很信任他?”

“嗯哼。”这倒是Tony没有想到的关联,他只是单纯希望能让自己的搭档轻松一点。

“当一群人共同经历过险境,他们总是会比常人更信赖彼此。”Steve微微眯起眼睛,让金褐色的长睫毛遮掩住蓝中带着些金绿色的双眸。

 

写作并不是Steve最初的职业或者说是计划,他曾经受过专业训练,这让他在参加援助小组的招募时能很轻松的进入第一批名单,同一时间被列在名单里的,还有Brock Rumlow。

与Steve和其他人不同,Rumlow接受的那些训练让他在救援队里扮演了保护者的角色。他和他的小队需要确保所有人平安出入各个区域,于是当枪战发生,他们是遇险几率更高的那一群,甚至有可能在混乱中失去生命。

 

“我们遭遇到那场突袭的时候,Rumlow带着我和另两个队员撤退进附近的树林,直到停下来,我们才发现Rumlow肩膀上中了一枪。”Steve向后靠在椅背上,“原本那颗子弹击中的人应该是我。”

这纯粹是种猜测,或者说是逃过一劫的人在幸免于难后的愧疚感作祟。Tony咽下这句不合时宜的劝慰,清清嗓子保持行进路线:“所以你们成为了朋友?”

“算不上,因为在我回到纽约之后,我们几乎再也没有联系过。”Steve摇摇头,“我试过找他,但是Rumlow换了号码和租的公寓,就好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

 

内心一动,Tony突然想起Rumlow说起的那句Steve曾经照顾过他,有很大概率指的是同一件令两人都印象深刻的事。

而且Steve的叙述中透露了其他重要信息——Rumlow刻意隐藏过自己的行踪,他和Steve之前并没有熟稔到这种地步。那就意味着Rumlow的亲近绝对是别有目的,他想要从Steve这里得到什么,很可能是友情或者某种亲密关系之外的附加价值。

他们重启了十二年前的案件,Steve临时加入N.Y.P.D.成为了由他负责的‘搭档’,然后Rumlow就突然冒出来。绑架、相关证人遇害或自杀身亡……这个世界并不是影视剧或者Steve写的侦探小说,Tony看了眼身旁的金发男人,确定他也一定有所发现。

 

“我想要信任Rumlow,想要相信那些事情是巧合。”

现在呢?Tony抽空瞥了眼,从Steve脸上看到的表情让他保持沉默。

“当然,也很可能是因为我不想承认自己有多愚蠢。”Steve笑笑。事实上Tony已经给他很多提醒,让他能够理智的后退几步来看清局势。

“那不是愚蠢。”Tony踩下刹车,“那可能是任何其他的东西,但是绝对与什么见鬼的‘愚蠢’无关。”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8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