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铁盾】Till The Last Word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哇哦,如果你是怕我在监狱里过得太寂寞,所以打算送个‘礼物’给我表示歉意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收下,‘探员先生’。”肤色黝黑的男人发出沙哑的笑声,故意放慢动作下流的舔舔嘴唇。

从他说出的这句开场白来看,Tony知道这次访问会相当艰难,而且他从Steve脸上看出对方和他有着相同想法。

“看来监狱能改变一个人是真的,至少已经改变了你的性取向。”他平静地反击,在戴着镣铐的男人隔着桌子发出感到受辱的喊叫时摊开带来的文件,“很遗憾,我只是来叙叙旧,别奢望你的爪子能碰到不属于你的高端货。”

Diego对此嗤之以鼻,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旧可叙,也不打算听你再吹嘘一次是怎么把我送进这个鬼地方的。”

“是你把自己弄进来的,Diego Franko。”Tony纠正他,同时观察着桌子那头男人的反应,确定那一愣并不是假装,“啊哈,看样子你很清楚我在说什么。”

 

“别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又没发疯。”不出意料,Diego在反应过来之后迅速否定。他耸耸肩,有点不耐烦的抖动着腿。作为一名早就惯于应付警察的帮派成员,他绝对不会像第一次进局子的新手那样惊慌失措。

“我们得到新的证据,证明你并不是单独犯下这起绑架杀人案。”Tony用食指用力戳戳档案夹的封面,“你必须告诉我们你的搭档是谁,Diego Franco。”

墨西哥人沉默了一会儿,他吃不准Tony带来的是什么证据,所以再次开口时带着试探:“想和我做个交易?那么我希望……”

“我会给你个好交易。”Tony朝打算和他讨价还价或者说是套话的家伙笑笑,“留在这里,或者我可以让你去一个有更多熟人的地方,比如……那座岛怎么样?”

 

在纽约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大多会听说过‘那座岛’。

不是什么值得当地人自豪的观光游览胜地,没有比基尼海滩和冲浪小子,那里有的只是荷枪实弹的守卫、电网和水泥高墙。

莱克岛监狱就是这么个令人生畏的地方,它关押着最为危险的罪犯们,甚至足以令Diego这样的人闻名色变。

 

“你没有权力那么做!”Diego挣扎了下,他的镣铐把他限制在了自己的座位上,让他只能愤愤的隔着桌子用眼神而不是双手发动攻击,“你不能让我转狱!”

“怎么,觉得自己在那里占不到上风?”Tony从稍稍挑高的眉毛下看着气急败坏的墨西哥人,“我以为你会很高兴和老朋友们聚会。”

Diego没有说话,他恶狠狠瞪着Tony。

一直保持安静的Steve找到了开口的机会:“Tony,也许你们该心平气和的谈谈,这对你们俩而言都没什么损失。”

“红脸和白脸,哈!”Diego将双手搁到桌子上,打量了一下Steve,通过自己的经验得出结论,“不,你不是警察,金发小妞,你来这里干嘛?是陪你男朋友,还是想在这里找个男朋友?”

 

Tony正要就Diego的口无遮拦给他点教训,Steve抢先一步:“这样的态度不能解决问题,Mr. Franco,我们要的只是一个名字,而你需要的是在避开麻烦,不是么?”

他的说法有点出人意料。Tony皱起眉头看了眼Steve,发现他们询问的家伙竟然真的就这么安静下来,像是在认真考虑他的提议。

“你们要我的搭档的名字?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真的存在?”Diego舔舔嘴唇,这一次是出于紧张。

“现在有证据能将更多案件联系到一起,有些与你无关,因为你不可能出去。”Tony环顾在白炽灯照射下颜色依然暗沉沉的访问室墙壁,“作为聪明人,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样的机会对你而言可不多。”

 

有很多人并不如看起来那么风光,比如Diego Franco。他是某条街上让人畏惧的‘头儿’,事实上却只不过是个跑腿打杂的,因为更有钱和有权的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

任何帮派对一条街的权力并不是永远的,当另一股势力在某个区域出现,并且在力量上远远超过原本的拥有者,结局就像是新老狮王争斗——胜者为王,败者只能夹着尾巴灰溜溜离开。

Diego的帮派的风光维持到一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德国人带着重武器和大笔金钱占据他们的地盘、接手他们的交易对象。身为混混的狡猾让他明白抗争只能带来灭亡,于是他很快就学会‘合作’,并从中获益颇丰。

绑架Rosey Reeves在当时是一项任务,Diego负责开车,以及事后处理麻烦,他按照命令把那个女孩带到公园树林里掩埋,当警方顺着他不小心留下的痕迹找上门,除了承认之外他没有任何别的能做的。那不是些好相处的人,任务失败需要承担的后果可能比坐牢更麻烦。而让他在监狱得到独立居住特权并且不至于被送上电椅的,是他和D.A.谈的另外一些‘交易’。

 

“关键是你的搭档。”Tony皱眉,他觉得这不像是普通的帮派犯罪。

“一个德国佬,大概六尺二。”Diego回答,“每次见面他都在暗处,我知道的只是这些。”

“如果你当时不说出实情是因为怕遭到报复,”Steve在问出后面那个问题之前顿了顿,“为什么现在又愿意告诉我们这些。”

“几天前我收到一封信。”Diego咽了口唾沫,“里面有一只蝴蝶,和那时候他放在尸体上的一样。”

“什么?”Tony和Steve交换了个眼神,“那封信在哪里?”

“我的房间,枕头底下。”Diego突然变得相当配合,在Tony看来,这很可能是出于对‘搭档’而不是对他的畏惧,“那上面写着保存好它,交给来看我的人。”

 

“你怎么看?”在入口拿回自己的配枪,Tony将它装进自己的枪套。

Steve看看手中多出来的那个证物袋,给出自己的观点:“事情相当奇怪,我总觉得他是在等我们来,而且在很多事情上他没有说实话。”

“我同意你的观点。”Tony指指Steve,同时点点头,“那么你觉得是什么让他选择撒谎?”

“恐惧。”金发作家迅速回答,“他不能确定我们的目的,却知道一定有人会来找他……而且看上去他真的不希望获得自己朋友的庇护。”

“因为那不是他的朋友,Steve,你忘了他说过的‘交易’,对有的人而言这个世界上只存在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

 

他们沿着长长的走廊出去,等待一道又一道安全门在‘嘀’的声响后打开。一旦重新回到阳光底下,Steve不由自主深呼吸了一次,这没有逃过Tony的眼睛。

“怎么,觉得在里面喘不过气?”他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调侃身旁的金发男人,“还是因为那家伙叫你‘金发小妞’?”

“我听过比这更糟的,Tony,别忘了我是在布鲁克林出生的。”Steve绕到另一边,坐上副驾驶的位置,“别像那样对我妄加猜测。”

“嗯哼,见多识广的Steve Rogers。”Tony想起这家伙认识的那些人,觉得也许将他看作敏感、需要保护的作家的确是种错误。

“讽刺我可不能让你得到什么好处。”Steve扣上保险带,又一次举起那个装了信封和蝴蝶的证物袋。他们都知道在那上面不会留存什么有用的指纹证据,它的意义在于进一步证明Thor的想法没错。“神秘的德国帮派?”他喃喃自语,突然转向Tony,“还有谁知道托尔的调查?”

“世界上没有能保守一辈子的秘密,他调取资料需要权限。”Tony拍拍Steve的肩膀,“如果你怀疑警局内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告诉我,不需要拐弯抹角。”

“在有证据支持之前,这似乎是一种不尊重。”Steve没有避开Tony的手,在被抓住后颈时也只是无奈的笑笑。

在那个时候,Tony才发现他们靠得太近,几乎鼻尖相抵,只差一点点。这样的场景和那一刻微妙的重合起来,他将嘴唇贴在Steve双唇之上的时刻,他们没有机会谈及的那个亲吻。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