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冬盾】K.I.N.G.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屏幕上显示的是个陌生的号码,直觉驱使James看了一眼在远处用大浴巾擦拭头发的Steve,然后才按下通话键压低声音:“谁?”

“Oliver Queen。静静听我说,我们需要见一面,一个小时后,在那家名为Sin的酒吧。”对面那个低沉的男声像是花了一两秒用于思考,接着说道,“单独,不要带任何人。”

Oliver挂断电话前甚至没有说再见。

这些事发生得太过突然,直到Steve凑过来关切地问他是不是有问题,James才回过神来。

“一个打错的醉鬼,我在想他说的那个名字到底该怎么发音,太奇怪。”James耸耸肩,把Steve搂过来确定那头金发是不是真的完全干了的同时,已经作出决定。

Oliver的电话是陷阱的可能性不高,他们在拳台上比试过。一旦能够得到和人面对面的机会,James完全从那家伙的拳路、进攻方式和给人的整体感觉,得出这家伙不是什么危险的卑鄙小人的结论。

所以,他应该去赴约,看看那个刚刚被他打败的家伙想说些什么。假如是想扳回一局……恐怕他只能很抱歉地打破对方的幻想。

 

Sin酒吧的原名其实是Sincere,一家曾经濒临关门歇业的老式啤酒吧。因为线路故障和附近青春期少年们的恶作剧,从某一天开始,它的招牌上只有三个字母还能在夜晚发光。然后或许是由于看到名字误打误撞走进去的第一批年轻人给沉闷老店带来好生意,老板在翻新之后保留了这块旧招牌。

James走进整体色调暗沉的酒吧,正被那些晃动的所谓现代水晶垂饰闪得眼前发花,就看到不远处有人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朝他招手。

“抱歉,来晚了。”在Oliver对面的沙发上坐下,James已经查看过周围状况,确定面前的青年选择了整个酒吧最安全也最隐蔽的‘雅座’作为他们的会面地点。

“很高兴你愿意一个人来见我。”Oliver笑笑,完全是出于礼貌的那种,因为笑意并没有出现在他冰冷的眼睛里,“你的金发助理呢?我注意到那是个可爱的小……”

“你约我来应该不是为了这个。”James忍住恼怒打断他,“如果和Steve有关,恐怕我们就他妈的没有什么可谈的了。”

 

此刻在Oliver脸上出现的表情,应该算是真实的惊讶。

让James意外的是对面的人没有对被冒犯而感到愤怒,反倒就这么放松下来,甚至还耸了耸肩。

“冷静,我只是随口一说。”发色比Steve略深的青年用指尖敲敲桌面,“他是你的助理,这是我会在这里提到他的原因。”

“那我们就谈谈正事……如果你想挖角,劝你不要浪费时间。”James记得Phillips提到过Oliver背后有一个相当不错的机构。

“不,我是想和你聊聊这次比赛。”Oliver把自己面前的那杯啤酒推到一旁,“Schmidt在流程上做了手脚。”

 

抽签方法看上去相当科学合理,像是所有的对手都由命运女神挑选。尽管其中有某几对被安排进行厮杀的选手有那么点古怪,但是在Oliver说出这句话之前,James并没有联想到‘作弊’。

“你指的手脚是什么?”他和Schmidt并不熟悉,甚至可以说他和这一整个比赛所需要用到的团队都不熟。James从Phillips那里得到过的提点包括在任何时候都要管住嘴。

“我相信你也觉得有些配对相当令人意外。”Oliver观察了他一会儿,“相关人员都是他安排的。”

有可能这是一种试探?James不太确定对方的立场,所以他选择用不会犯错的方式回答:“这或许只是你的猜测。”没有对Schmidt表现出任何质疑或不满,也保持了对约他见面的人的尊重。

Oliver对此的反应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他说,“这不是陷阱,James Barnes,我只是需要你的帮助,在帮助我的同时,你也能帮到你和你的助理Steve。”

 

Oliver简单交代了他目前掌握的情况。比如Schmidt办拳赛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出名,当然,也不是为了这加起来区区几万张门票。毕竟扣除赠送的部分、场馆和广告费用,能作为利润的部分所剩无几。

“你听说过地下拳赛吗?”

“我知道。”James试图弄明白目前这些对话的意义。Oliver不是信口开河,可这听起来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除非这家伙是想招揽他?James眯了眯眼睛,开始考虑如何措词才能在不伤和气的前提下结束这次会面。

“也许你想说Schmidt组织的是公开的比赛,和那些在肮脏阴暗角落举办的不正规活动完全不同。”Oliver笑笑,“任何光亮的背后都有阴影。”

“听起来相当有哲理,不过我不感兴趣。”James耸耸肩做了个鬼脸,毫不掩饰自己的漠不关心。

“有证据证明他在利用拳赛非法牟利,James Barnes。”Oliver接下来的那些话,成功阻止了他就这么站起身离开,“每个人都有一个价格或者是愿为之妥协的人和事,那就是他操纵这一切的方法。”

 

他似乎没有选择余地。

James在上升的电梯里这么想。他希望得到足够的时间思考,却又在同一时刻希望立刻回到自己的套间。

在他掏出房卡之前,已经有人听到动静,从里面为他转动门把,然后那颗金色的脑袋出现在门缝里,隔着安全挂链打量他。

“你不该随便开门。”

之前的念头被那双蓝绿色的眼睛吞没,James找回声音后的第一句就是警告,尽管有违本意。

金发少年丝毫不给面子地翻了个白眼取下挂链:“嗨,我可不是被你圈养的什么小宠物,别忘了我完全能照顾好自己,这里是我呆过的最安全的地方。”

 

与之前相比,Steve已经有了些肌肉,而且也长高了点。纤长的胳膊和腿给他增添了点青涩,就像是一棵小树刚刚舒展开枝蔓,让人惊喜,忍不住靠近。

James没有压抑自己的冲动,他走上去从背后抱住那家伙,把他固定在自己臂弯里。

“别动。”他这么要求,把鼻尖埋在Steve泛着粉色的耳后。那里有他熟悉的清爽味道,是阳光、草木和肥皂放在一起的舒适,令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Buck?”Steve动了动肩膀,很听话地站在原地,“你和谁见面了?他和你说了什么?”

“那不重要。”

Schmidt在操纵一场金额不小的赌局,他很可能也是颗棋子。James觉得还是不要和Steve谈这一点会更好一点,没有必要让更多人担忧。

“我想退出比赛。”在刚刚赢了个好开局后这么说会显得非常奇怪,所以James才开口就立刻后悔起来,“不是说立刻……”

“如果这是你的意愿,那我们就想办法早点退出。”Steve出声打断,转过身抱住James的脖子把他的脑袋拉下来一点,用自己温度略低的额头碰了碰他的,“你有权这么做。”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