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铁盾】Till The Last Word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关于Mike的调查,我想了解眼下警方的进展。”Jason可以说是一坐下就开门见山。作为一名前警探、现任跨国企业安全负责人,Jason的经历让他能够快速找到正确的沟通方式。

Tony欣赏他的直接,与此同时,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提醒这个男人谁才是负责调查的一方。“非常抱歉,对于正在调查中的案件,恐怕我们不能透露太多细节。”他看看Steve,确定自己能从‘搭档’那里得到支持,“对此你应该也很清楚。”

“我知道。”Jason没有回避这一点,但也并未退缩,“只是觉得也许有一些是能够告诉我的,而我这个曾经的老警察能提供帮助。”

“‘老’这个词对你并不适用。”Tony打量着对面的金发男人。尽管案发在十二年前,眼前的这位相关人员保养得相当不错,而且正直壮年。他不喜欢过分谦虚的人,多多少少有点虚伪,当然,也无法排除有些人的本性喜好低调自贬。放低姿态有时候不坏,那能让旁人放松警惕。

“相对而言,Stark探员,你和你的搭档是年轻的新力量。”Jason扫视面前的二人组,表情严肃,没有任何讨好或请求的意味,倒好像他才是有权力主导对话的那位,“但是十二年前你们不在那里,所以如果你们能和我说说,也许我能补充你们不知道的内容。”

 

“Mike是个好警探,他对于调查十分认真,和任何一名训练有素且有责任感的同行一样,一旦找到线索就会紧紧咬住不放。为此我劝说过他,让他放松一点。”在Tony和Steve开口说什么之前,Jason先开始陈述,伴随着缓缓搅动刚送上来的咖啡的动作,“我们应该拥有自己的私人生活和时间。”

“所以你选择提前退出?”

Steve的插话让Jason朝他看了眼,紧接着耸耸肩:“也许。”

他的态度让Steve立刻出声道歉:“对不起,请别在意我说了什么。”

“没关系,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联想的。”Jason停下来,咖啡漩涡在白色瓷杯里又旋转了一会儿才渐渐缩小消失,“他是唯一一个……我失去的唯一一个搭档。”他的声音变得低沉沙哑,让听见的人也感觉到沉重。“我从不相信他会和犯罪团伙或者毒品扯上关系。那时候我们只是两个想着要破更多、更大案件的麻烦鬼,在档案室和物证室用甜甜圈和咖啡贿赂管理员,只为了能让他们为我们高抬贵手……接着突然有一天,一切就这么结束了,我看着他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有一个人就这么被单独留下,远远丢在身后。

 

整张桌子上方的气压变低,Tony觉得再继续下去很可能他必须站起来振臂高呼些什么才能恢复精神。这让他不得不选择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告诉这个执着的家伙。

“我们目前还在查阅所有Mike Wilson经手的案件,然后和相关人员面谈。”Tony想了想,确定那些经由媒体之手公开的东西完全不需要隐瞒,“但是很遗憾,在一开始我们就失去了某位重要的证人,不知道你是不是认识,他叫Frank Todd。”

其实这应该和之前用所谓Jason给的信息‘讹’Mike的前未婚妻Christian一样:并不完全是谎话,也不是全部的事实。信息有一部分是真的,比如Frank Todd的遇害,Tony只是在‘重要’这一点上进行了夸大。他希望能通过这种途径得到Jason的反应,而对方也没有让他失望。

桌子另一边的金发中年男人挑起眉毛,展现出自己的讶异:“Frank Todd?我在那天的巷子里见过他。”看上去他并不畏惧回忆某个时刻,“我记得他当时是在附近工作,和那个酒吧女招待一起发现的Mike,他试图抢救……”

只不过没有成功。Tony和Steve可以补完那几个没有说出口的词,他们反复阅读了至少六遍Frank的口供,对这个男人当时做过些什么了如指掌。

 

Tony正在思考作为当事人的Jason是不是能够给出更多关于那晚或者之后他们录口供时的细节,收敛起惊讶神色的男人已经抢先一步夺走了话语权。

“他提供了什么新信息?是什么让他如此重要?”Jason向前倾身,把那杯一口都没有喝过的咖啡推到一旁,“是不是他当时有所隐瞒?比如凶手,他是最早到达那里的几个人之一,是不是在附近看到过可疑的人?”

Jason越说越激动,Tony不得不举起双手示意对方冷静:“嗨,嗨,伙计,我们是在公共场所,而且这不是我们该大声讨论的事。”

“抱歉。”涨红脸的男人靠回椅背上,观察了一下四周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只是……你知道,其实我一直试着找出真凶,我需要答案。”

“这里在等待答案的不止你一个。”Steve坐直身,之前他让Tony负责决定有什么是可以透露的。作为一名非官方人士,他的作用就是让整个对话的气氛更和缓且不那么官方。比如现在,就是他出面向Jason进一步了解Frank Todd的时机。

 

“很遗憾没机会和Frank交谈。那时因为身份问题,我被隔绝在Mike案件的调查组外,等一切结束之后也没有再遇到过他。”

午餐时间不长,Jason在了解到Tony和Steve并没有找到什么新突破口后显得颇为遗憾。分别时他和他们俩握了握手,表情诚恳地要求如果有任何需要或者进展可随时联系他,然后就钻进车内离开。

Tony和Steve站在街旁目送他离开,直到车尾消失在视野之外,这才望向对方。

“你有话要说。”Steve皱皱眉,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Tony喜欢Steve的这些小动作:“他一定和Frank有过接触,而且看起来对于这家伙被谋杀并没有真的那么意外。”

“根据?”Steve在Tony走向车子时跟上去,他很好奇对方究竟是从哪里得出这一结论。

“也许你对微表情这回事不太了解,正常情况下,惊讶的表情在一个人脸上不会持续超过一秒。”Tony耸耸肩,“他想让我们发现并且认同这种情绪。”

“这让你更相信Frank Todd的死和十二年前的案件有关。”Steve沉吟片刻,在扣上保险带时侧过头朝Tony露出了然的笑容,“你刚才问了关于心理咨询师的问题,所以我想你已经准备扩大调查范围。”

 

Steve很聪明,Tony对此感到欣慰,但同时又对这家伙如此坦然地坐在身旁感到忐忑不安。‘我们昨晚接吻了’,这句话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让Tony觉得自己就像是回到了返校舞会,在吻过某个女孩之后因为得不到回应而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振作一点,见鬼的,这完全是两回事!Tony用余光迅速瞥了眼副驾驶座上正在翻阅文件的人。Damn it!查看手机时皱着眉头咬嘴唇完全是犯规,Steve Rogers你这个小混蛋。

而他的炙热眼神换来的是Steve的回以微笑,金发男人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他举起手机,试图分享‘好消息’:“看我找到了什么?猜猜,当时Frank工作的那家公司现在是什么状况?”

“想必某些栏目里有我们熟悉的名字。”Tony迅速收回视线,让自己专注于前方的交通状况。

“这样的回答太狡猾,Tony,我没有办法说你答错,这就让你的胜利概率上升到了百分之一百。”Steve小声嘟哝着,听上去不能算是抱怨。

“嗯哼。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就这种事情开始打赌了。”提到‘赌约’这个词,Tony心里微微一动。他几乎已经完全忘了同僚间的玩笑,因为似乎和Steve Rogers呆在一起并不真的令人无法忍受,甚至相当不错。他想得有些入神,于是在一只柔软温暖的手搭上他胳膊时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撞到车顶。

 

.TBC.

评论
热度 ( 28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