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铁盾】Till The Last Word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也许这本该是个不眠之夜,但是Steve在脑袋挨到枕头后的三分钟内就带着一脑子的疑惑和猜测陷入沉睡,直到电话铃声把他唤醒。

“喂?”他迷迷糊糊接起电话,就听见Tony带着焦躁的声音钻入耳中。

“该死的!Steve!是什么让你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

听起来一点都不愉快,但又和早晨起床的低血压不同,更何况Steve觉得Tony Stark身为警探并不存在这个问题。

“非常抱歉,”他用力闭了闭眼睛尝试尽快恢复清醒,“你打了多久电话?”

“五次,每次间隔差不多四分钟。”

“看上去我错过了之前的那四个……”Steve很清楚自己是个浅眠的人,他有时候甚至会因为夜里转快的风速而惊醒,遑论近在咫尺的响亮电话铃声。

Tony的火气似乎消退得很快,他停顿了一会儿说道:“你听起来有点糟糕。”

“可能还是那天车辆意外的后遗症。”Steve深吸了口气看看钟面上显示的时间,站起来走向浴室,“我没事,不过看样子要迟到整整一个小时了。”

“留在那里别动,我很快就到。”Tony这次接得非常迅速,“洗漱好,等我来。”

 

如果一个守时的人在约定的时间没有出现并且不回电话也没有给任何信息的话,总会让人有不好的预感。

Tony拨打第二个电话时已经下到停车场,在第四次拨打Steve的手机时他的焦虑值几乎达到顶峰,所以那个这几天对他而言变得相当熟悉的声音只发挥了火上浇油的作用。只不过当那张端正的脸带着点憔悴意味地出现在门后,竟然令他真正感到安心不少。

“脸色不太好。”进门的同时Tony查看了下四周,确定这里和上次他离开的时候相比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有点头疼而已。”Steve皱皱眉,在他身后把门关上,“我想你已经吃过早饭。”

“我们在早餐的时候通常只需要一杯咖啡。”房间里弥漫的食物香味显得很诱人,Tony在自己的肚子不怎么争气地发出咕噜声时翻了个白眼,“如果有更多选择也不错。”

“希望你能习惯我做的煎蛋吐司。”金色头发的屋主走进厨房,大概在半分钟后就将一个装了食物的盘子端出来摆在桌上,“作为今天我迟到的补偿。”

 

Steve的手艺不算糟糕,虽然煎蛋和吐司不需要多少技术,不过Tony大约已经有半年多——自从他的最后一任还算比较长期的女友离他而去之后——没有尝到这种家庭早餐。

“我们得抓紧时间回去。”他狼吞虎咽地消灭眼前餐盘里的东西,咀嚼令他的话显得有些含混不清,“我是指继续查案,我还在工作。”

“当然。”Steve把给自己重新做的那盘也端出来后坐在了靠近Tony左手的位置,“昨天的调查有没有什么进展?Jessica Miller真的自杀了?”

“千真万确,现在她的尸体还在Natasha那里。”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探员,即使此刻谈及这些也不会影响Tony的食欲,他挥舞了下叉子继续说道,“她给自己开了个酒店房间,用信用卡登记入住,还在床头柜上留下了亲笔签名的遗嘱,看起来没有任何疑点。”

 

“亲笔签名?”Steve停下把炒蛋送进嘴里的动作。他敏锐地发现Tony在措词上令人不得不注意的细节。

耸耸肩,资深探员在清干净盘子后开口:“她用了自己家里的打印机,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这说明她对此早有计划,并不是突如其来产生的念头。”

“那她为什么要选择酒店而不是留在自己家里?”Steve继续追问,“通常来说自杀的人会作出的选择有两种,留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或者是远远离开。他们会选择远一点的酒店或者旷野,甚至跨越几个州才给自己致命一击。”

“凡事并没有绝对,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够用概率或者是什么固定模式进行分析。”Tony很高兴Steve的想法和他一致,虽然‘想法’在这种时候无法与证据相提并论。

“所以现在我们的主要目标人物就是Big John?”

“不,远远不止他一个,别忘了那个前未婚妻还有前同事。”Tony摇摇头,把叉子扔在餐盘旁,靠进椅背里的同时心满意足地拍拍自己的胃部,“假如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巧合而是的确与Mike Wilson的谋杀案重开有关,没有任何一个活着或是死了的相关人士能摆脱嫌疑。”

 

他们首先找的人是John Schmidt,因为胳膊受伤而在家休息的人在承认自己认识Jessica时没有丝毫犹豫,甚至在坐回沙发上后流露出惋惜和感伤。

“上次你们并没有询问我……天呐,她还那么年轻。”中年男人摸摸自己的额角,“我记得她说过很快就会结婚,然后也许会搬去别的城市住,比如迈阿密。”

“我想问一下你是怎么认识她以及为何会成为她的担保人的?”Tony看看若有所思的Steve,决定把他们之间的对话留到车上,眼下他需要的是一些能记在自己笔记本上的东西,“你是否了解她和Frank Todd之间的关系?”

“Frank之前在我的酒吧附近工作,不过他是个怪人,直到你们说的那起案件发生我才算真正和他认识。”Schmidt耸耸肩,“作为同一个案件的证人我们经常会在警察局碰到,偶尔会喝上两杯,不过在调查结束之后就只会在一年里碰头那么几次。当他说起他有某位朋友需要帮助的时候,我觉得在文件上签个名不会有什么损失。”

Tony发现Schmidt在谈到损失时表情有点变化:“只是这样?”

“如果你们深入调查的话,大概会发现我和Frank有一些经济上的往来。”Schmidt的尴尬没有持续多久,只到刚好让Tony和Steve觉察,“我承认我不是那种能够抵抗诱惑的类型,而且当时我刚好需要一点资金来周转。”

“你所谓的‘一点’是多少,给我一个数字。”Tony记得他们查过Frank的账务。

“大约7000美金。”Schmidt顿了顿,然后补充,“现金,这不是我要求他,Frank说那能免除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很好,现在我们又多了来路不明的7000美金需要追查,当然,还会有更多。”Tony扣上保险带,并不急于发动汽车而是望向副驾驶座上的人,“现在你是不是觉得Schmidt变得更可疑了?”

“排除法则,剩下的是真正值得怀疑以及能够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的。”Steve抿抿嘴唇,“也许通过追查那些并不在账目上的钱能够帮我们找出事实真相,比如Frank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得到的。”

“希望如此。”Tony握紧方向盘,让自己尽量不要去在意Steve认真困惑的表情,那见鬼的侧面线条和该死的不断翕动的浓长睫毛,“我会把这条新线索给Clint,看看他能不能为我们找到一点有用的信息。”

Steve看看窗外,蜷缩进自己的座椅里:“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在回警局的路上稍作休息。”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