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铁盾】Till The Last Word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Tony从Fury的办公室出来,看到的是Steve坐在他的办公桌旁。那是一种很神奇的画面,金发青年明显不属于这个地方,却又能完全融入环境,丝毫不显突兀。

他婉言拒绝了Fury提供的‘机会’,这次的案件是他和Steve Rogers一起展开调查的,没有理由半途而废。Tony走向办公桌的时候,觉得自己多少有点他妈的神经失常,因为就这么放过了摆脱一个多出来的作家包袱的机会。

而且他很清楚,这和那见鬼的打赌没有任何关系。可能是案件毫无进展带来的压力,也可能是他在重案组做了够久。

“带上文件。”Tony粗声粗气地命令Steve,抓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朝门口走去,“我送你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Steve很快就发现Tony的情绪有点低落,不,严格来说是处于焦虑矛盾的状态。作为一个小说家他擅长用想象构造世界以及逆向设置前因后果,这对于一个活生生的存在于现实中的人来说显然不适用。

“有什么困扰着你?”拐弯抹角不是他的风格,而且Steve觉得Tony会喜欢用这种简单直接的方式沟通。在驾驶车辆的人转头朝他投来一瞥之后,Steve耐心解释:“虽然我不是擅长察言观色的类型,你周围的……怎么说来着……‘气’已经非常明显地向我传递了这种情绪。”

“啊哈,别用这种什么中国式的禅来打发我。”Tony耸耸肩,坦白承认,“你说得对,我的确遇到了点小小的问题,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

“也许没有那么‘过去’。”

“什么?”Tony趁着减速转弯的空档又看了一眼旁边的金发青年。

“我是说如果问题真的已经解决了,你就不会有这种表现,只差戴上一顶写着‘我有烦恼’的帽子。”Steve笑着回答,试图缓和气氛。而Tony给他的回报就是猛地踩下刹车,让他急忙伸手撑住前方的收纳格勉强稳住身体。

在Steve能够质问之前,Tony已经侧过身凑近,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既然你发现了,那么作为一个聪明的旁观者,应该知道这时候该如何表现。”

 

Tony靠近得很突然,Steve在对方的呼吸扑上脸颊时没有后退的唯一原因就在于他不打算示弱,无论那家伙表现得多么咄咄逼人。令人意外的时候Tony只说了这么一句就退了回去,剩下的那段路程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流。

从目前得到的线索来看,Steve不难得出结论——给Tony带来困扰的很可能就是他自己。

眨眨眼睛抱住那堆文件靠回椅背上,在咽下那些疑问的同时,Steve试着用在头脑中整理线索的方式来分散注意力。

假设巧合只存在于虚构的故事里,那么Frank的死亡和John Schmidt的遭窃就只可能与Mike Wilson的案件有关,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在他们安逸地生活了这么久之后,会在案件重开的当口遇到这一连串的‘意外’。但是目前他们没有任何有力证据能够把这几起案件联系起来,而‘推理小说家的直觉’和‘重案组探员的经验’在调查或庭审中都站不住脚。

 

“现在唯一能够作为切入点的是他们之间的人际关系。”

Tony把车停在Steve公寓楼下时,听见副驾驶座上的人说了这么一句。他愣了愣,马上明白Steve所说的只可能与他们正在讨论的案情有关。这引起了他的兴趣。

“十二年前他们是同一个案件的证人,这是表面上仅有的关系。他们曾经呆在同一个地区,由于职业的关系至多是点头之交。”Tony打开车窗,呼吸了口夜晚稍凉的空气,转头继续看着身边的人,“也许我们能够通过那个Jessica把他们关联起来。”

“一个好警探不会放过任何线索。”Steve把怀里的文件递给Tony,“你是个好警探,Tony,我会是一个好助手。”

“这是在给我鼓劲么?很有效。”Tony接过文件时,手指擦过Steve的指尖,他们的视线在那叠文件上方交汇。

Steve是先松手的那个,他下车之后弯腰凑近窗口,礼貌地道谢然后提醒送他回来的司机:“注意安全,还有,别看得太久,我是指那些文件。”

Tony在他转身之后又停了一会儿,目送身材挺拔的金发男人迈开长腿迅速地走上台阶消失在门后,这才打转方向盘。他没有看太久,至少不是久得非常明显。

 

Steve没有从他的公寓窗口朝外张望,他不打算目送Tony离开,也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上楼的这点时间已经足够Tony开出三个街区。

把钥匙放进盘子,金属碰撞出的声响在夜里有点刺耳,它同时令某个念头跳进Steve脑中——尽管进展值得欣慰,他们之间存在的问题依然尚未解决,无论是案件还是人际关系。

Frank死了,Ann只是个普通女招待,Mike的未婚妻和案件没有直接关系,而Jason则是当年拥有充分不在场证明的相关人士,在这一系列排除之后留下的名字是John Schmidt。

Schmidt或者说Big John有很大嫌疑,Steve深呼吸,但是Frank遇害的时候他并不在国内,这就让案情再次进入死胡同。如果Frank是因为十二年的案件才一命呜呼,除了Schmidt之外他们找不到别的已知可疑对象。

Hydra。

Steve在书桌旁坐下打开台灯翻看那些他记录片段的稿纸,某个词跃入眼帘,然后是另一个名字,Rumlow。他皱起眉头为之苦笑。按照Tony的安排接近Rumlow进行探查这件事令Steve感到内疚。他不是擅长欺瞒利用朋友的那种人,而Rumlow毫无防备的亲近放大了这种感觉。

他还能做什么?Steve抽出一张洁白的纸,将它卷进打字机的卷筒,调整好位置之后按下字母键。

 

Steve才第三次按下把手换行,摆在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提示他有一条新的短信。

也许是Sam来催稿的,Steve这么揣测着拿起那个小小的机器,然后他发现自己完全错了,它来自Rumlow,是一条简短的晚安问候,同时询问他第二天晚上是否有空,显得友善而热情。

消息来的时间太晚了点,他决定留到明天早晨回复,也许在和Tony碰头商量过之后再作安排会更合适。希望洗清朋友的嫌疑和客观理智地进行调查并不冲突。

Steve舒展胳膊和后背伸了个懒腰,他的手指才刚刚重新触碰到按键,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是不间断的音乐伴随着屏幕上亮起的Tony Stark这个名字。

 

“Jessica自杀了。”Tony没有打招呼,从背景的声音判断,他应该是把车停在了路边,“刚刚收到分区的报告,上报的警员在记录时发现她最近接受过警方询问。”

“她为什么……”

“血液中的酒精浓度严重超标,她还吞了几十颗各种药片。我觉得即使Frank是个好情人也不值得她这么做。”Tony的声音透露出怒意,“Damn it!”

Steve凝视着自己刚刚打完的那个词,握紧手机:“这反倒是帮助我们缩小了范围,也许我们应该加强防范,避免类似的意外发生在Mr. Schmidt身上。”一切看起来被简化了,尽管变得有点过于简单。

“好提议,Steve,你能够直奔主题切中要害,啊哈……看来我作了正确的选择。晚安。”

不等Steve抓住机会问他是什么选择,Tony就挂断了电话,留下他独自在书桌旁面对着寂静无声的通讯器材,为自己究竟说了什么才得到这个回应而陷入沉思。

 

.TBC.

评论
热度 ( 29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