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铁盾】Till The Last Word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我申请了调查几个相关人员这一年来的通话记录。”Tony在第二天和Steve见面时告诉他,“感谢上帝我们在电脑时代,那些聪明的小芯片能够替我们完成一些枯燥而繁重的工作。”

“而且还不需要给它们员工福利。”Steve在Tony睁大眼睛看向他时抿了抿嘴说明,“只是开个玩笑,如果那不适合的话,非常抱歉,我可以收回。”

“不,是个有趣的玩笑,我只是在惊讶开这个玩笑的人是你。”Tony从置物箱上取出几张纸递给副驾驶座上的人,“你看上去不太像是喜欢开玩笑的类型。”

“看来我给你的印象不怎么好。”Steve接过那几张纸低头认真看起来,在阅读的同时认真地用手指在每一行下面划过,然后将它们摊开进行比较。

Tony被Steve的小习惯逗乐了,他觉得这很可爱。不过比起Steve的动作,Tony现在更在意的是他会为自己提供什么新观点。“说说。”他打转方向盘,“然后我就能知道我们的想法是否相同。”

 

那三张纸上分别记录了Jason、Frank和Christian电话交叉比对的检索结果。相同的是某个健身房、两三个诊所和一些政府服务部门的号码。他们住的地方相聚不算非常远,这有可能是巧合,至少Tony在查过健身房和诊所的相关记录后可以确定。然后就是他们相互之间的联络记录。

Tony等了一会儿,发现Steve还在皱眉凝视那几张纸,于是没有急着逼问。他相信只要给这个作家足够的时间,就能够听到更充分和条理清晰的分析。

虽然现实生活中的案件也许远不及作家们在打字机前构想的那么精彩,却也同时比那些凭空想象出的所谓环环相扣的计谋拥有更少的巧合。

Tony在路口停下等待红路灯的时候看看马路对面的开放式公园,那里有一群精力旺盛的小孩子正在大声笑闹追逐,为了摆荡得接近一人高的秋千尖声大叫,响亮得即使隔了四条车道听起来依然清晰刺耳。

也许我们该在这里竖一块分贝记录板。他转过头带着笑望向Steve时是打算这么说的,但是很快改变了主意。Steve已经没有在看那几张纸了,他的注意力被不远处的什么东西吸引,这引起Tony的兴趣。于是当他顺着Steve的视线望过去,看到的是两个正在街角餐厅门口交谈的男人。其中一个他们认识——Brock Rumlow。

 

Rumlow很随意地站在那里,和一个比他矮上一点却壮实不少的男人说着什么。隔着距离听不清内容,只能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有什么事令他心情不太好,导致他最后低吼了句,在那个和他交谈的男人耸耸肩后退半步后点上烟转身拉开停在路边的车门。

“你猜那是谁?”Tony踩下油门在街口左转。不是由于他们任务在身或者说是他已经对Rumlow改观,只不过是因为以他的经验来看,现在跟踪那家伙不会有多少收获。

“什么?哦,你是指和Rumlow谈话的那个?”Steve把纸张码整齐,他知道Tony一定从他的举止中觉察了什么,从一开始他就不打算隐瞒,“我只知道那个人叫Rollins,也算是我之前的同事之一。上一次我见到他的时候,Rumlow把他踢了出去……字面意义上的那种踢。”

“那真是太巧了,因为我也算认识那家伙。”Tony做了个鬼脸,靠边停在一家咖啡店门口,“那位Rollins是我们的‘贵宾’,很显然他在纽约干得要比之前好得多,因为这次Crossbones没有把他从这里踢出去。”

 

Tony选择把Steve留在车上,自己一个人去买咖啡。他的计划是给Steve冷静思考的时间,因为怎么说来着,Steve认识Rumlow在他之前,无论是出于友情考虑还是同事情谊,那个顶着一头金发的家伙或许会把一切想得太过美好。

他们早晚会抓住Rumlow。Tony将零钱放在桌子上,拿起杯托和装着三明治的纸袋,用肩膀顶开玻璃门。Hydra的真相会浮出水面,然后就能够将那些该死的恶棍们一网打尽。

 

“咖啡。”

带着香气的温暖杯子被塞进他手里时,Steve愣了愣,但还是本能地喝了一小口说了声‘谢谢’。而Tony给他的回应是满不在乎地歪了歪脑袋,把杯子放在车前方托架上,打开牛皮纸袋抓出里面的甜甜圈。

“这些通话记录很有趣,我想我有所发现。”Steve花了一点时间观察蓄着小胡子的警探用那种贪婪的方式大口咬下、吞咽巧克力甜甜圈,选择在对方向第二个伸手之前开口,“Christian和Jason都没有完全说实话,他们的确在半年前联络过,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接触,但是在两天前他们又有过几次电话交谈,每次时间都超过十分钟。”

“嗯哼。”Tony舔舔嘴角的甜甜圈碎屑,把另外一个拿出来的同时将纸袋捏成一团,“那上面还有什么让你感兴趣的东西?”

“Frank Todd在遇害当天下午往诊所打过电话,预约高级心理咨询。”Steve指指纸张上标注的缩略信息,“可是这个电话只持续了30秒,完全不够完成一次预约。”

“你猜对了,他点名的医师去度假了,但他还是让负责登记的那位助手记下他的名字。”Tony在洒着糖霜的甜甜圈上咬了一大口,发出满足的叹息后,抹抹下巴告诉Steve,“当天傍晚她通知他很可能取消的时候,他表现得有点歇斯底里,这就是为什么那位助手小姐对他印象深刻。”

“他歇斯底里的原因是什么?”Steve又喝了一口咖啡。

“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去寻找的。”Tony提醒Steve坐稳并且把杯子放好,“那位了不起的医生今天刚好在,所以请原谅我替我们俩做了一个预约却没有事先告诉你。”

 

“通常不会是两位男士一起来进行咨询。”接待Tony和Steve的是一名西装革履、看起来非常可靠的男人,他大半的发丝已经被岁月染白,不过这让他显得更成熟可靠,“不过如果能提前发现问题并且愿意沟通,我想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

他扫视他们的样子就像是慈祥的长者或是导师,这就是Tony不喜欢心理辅导的原因之一。装模作样的所谓专家会表现得如同对他了如指掌,但是其实他们更关心的是如何完成一次‘治疗’。

“看来你为许多人消除了困扰。”Tony发现Steve保持安静坐在他身旁,这真是好极了。

“希望这一次也是。”Dr. Pierce——诊疗室门口的牌子是这么写的——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拿起笔记本翻开摊放在腿上,“所以你们的问题是……”

“我们的问题和Frank Todd先生有关。”Tony放松地靠坐在沙发里,“我想你应该记得他,Dr. Pierce,他在你这里进行了两年多的治疗。”

“Frank Todd?”Dr. Pierce的困惑看起来很真实,他皱着眉头努力回想,稍后才反应过来,“哦,你说的是小Frank?是他介绍你们来的?”

“对,但是又不对。”Tony打量Dr. Pierce,“你难道不好奇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任何事都不会让我感到意外。”年长的男人笑笑,“Frank在我这里取得了很大进展,精神状况比从前稳定很多,不过并不意味着痊愈。很高兴他愿意把他的朋友们也带来这里,也许我该打个电话给他致谢。”

“恐怕这很困难。”Tony直视对方依然神采奕奕的双眼,“他在几天前已经遇害。”

 

.TBC.

评论
热度 ( 25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