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铁盾】Till The Last Word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车主在六个小时前报失了车辆,然后他一直留在自己的公司处理事务。”Tony他们记下了车牌和车型,但是在系统内查到的相关信息对他们来说没什么作用。

“还在寻找失车?”Steve看看Tony,将视线转向握着方向盘的另一位警探。

金褐色头发的男人摇摇头,从后视镜里看了Steve一眼。在驾车赶了不算短的一段路程之后,Clint倒是没有什么不快或是耐烦。作为一名重案组探员,他早就已经习惯面对各种突发状况,包括不得不接回由于车祸而滞留的同事:“你低估了警方的反应速度,美男子。我们已经找到了那辆车,鉴证人员应该正在检查取证。”

“哪里找到的车?”Tony抬手摸摸眉骨,由此产生的疼痛让他皱皱眉头。看来刚才的碰撞造成了比预估要多上那么一些的伤害,这让他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Steve。在48小时内遇到两场车辆意外,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也许超过了正常的负荷。

 

Tony和Clint用相关术语和代号交换信息时,Steve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插嘴。他的安静很快引起了那两名警员的注意,而且Clint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好奇。

“Steve,你在考虑什么?是不是有新发现?”Clint舔舔有点干燥的嘴唇说道,“还是你在构思某个情节?”

“啊,我?”Steve仓促地抬头望向他们的司机,然后眨动眼睛看看Tony,像是在犹豫是否该据实相告或者如何措词。

“也许是我们的交流方式让他无法加入谈话。”比起Clint,Tony觉得自己更了解Steve,尤其是在对方朝他笑笑用含蓄的方式证实了他的猜测之后。“我们刚才是在核对车辆位置以及附近的警力部署。”他向金发作家解释,“那里是个监控盲区,不过从已知信息来看,他必须步行或者是换别的交通工具离开,所以也许会有在附近执勤的警员见过我们的嫌疑人。”

“但是我们没有看清楚他的体貌特征。”Steve点点头,露出遗憾的表情,“他非常有可能在弃车之后更换衣物,然后消失在人群里。”

 

Steve又一次说对了,那个驾驶员就像是烟雾一样消失在空气里,没有任何人在附近见过衣着特征符合他们描述的人。

Tony在填写车辆损毁报告的间隙抬头看了一眼对面正在阅读某份档案的Steve,然后那一眼就由于耷拉下来的金色刘海、光洁的额头、挺直的鼻梁而变得有些漫长,尤其是在他的视线被那对鲜艳饱满的嘴唇吸引过去之后——那绝对是他现在只能用80%的精力思考案件的罪魁祸首。

Tony无法不去回忆之前发生的事:当时他们的距离不足一英尺,不,也许只是几英寸而已。Steve蓝中带着金绿色的眼睛在路灯下用好奇而温和的眼神看着他,竟然让他萌生出想要将Steve按在车门上亲吻的念头。

只是那么几秒的机会,Tony确定他们在彼此靠近,如同在不可抗力作用下的磁铁两级,直到汽车喇叭声破坏了这一切。就像是用一根手指捅破肥皂泡那么简单,所有的引力和紧张感在一瞬间破碎。

 

Tony Stark在盯着他看。Steve抓紧手里的档案夹,尽管他的耳朵开始发热变红,理智还是阻止了他将它竖起来以阻隔开对方的视线。

Steve并不迟钝,尤其是在Tony如此目标明确的‘走神’时,他当然知道原因是什么,只是不清楚这是如何发生的。有可能是一场足够疯狂刺激的追逐撞车后肾上腺素飙升导致的冲动,也可能是别的原因,他差点就和那位Stark探员产生什么奇怪的火花。

对,是奇怪的。Steve咽了口唾液,让自己的注意力继续集中在手头的文件上。他承认这段时间自己和Tony在合作这回事上有所进展,那个探员至少不像一开始那么排斥他。但是在他们或许连朋友都算不上并且没有那么了解彼此的情况下就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他们甚至都没有机会谈论什么案件之外的东西。Steve合上文件,把叹息咽回去,礼貌地朝Tony笑笑:“需要咖啡吗?”他告诉自己:得了吧,Steve Rogers,你不适合这种,完全不符合你的风格!

 

几乎能确定Steve是找借口逃跑的,尤其是在金发青年耳朵泛红匆匆忙忙地走向电梯去‘买咖啡’之后,Tony花了一点时间反省自己的注目是不是太过明显。才从门口收回视线,Clint Barton就跃入他的视野。

抓过一把转移坐下,沙金色头发的警探用双脚将它‘划’到Tony旁边,因为没有控制好力度甚至还在桌沿上撞了一下。“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干嘛这么说?”Tony觉得Clint的问题听起来莫名其妙。

“刚才你们的气氛不错,我是指在那个荒郊野外。”Clint挑挑眉毛,咧嘴一笑。他对于讨论同事或朋友的私事没多大兴趣,不过如果有机会揶揄一下Tony Stark,他可绝对不会错过。

“的确还算可以。”Tony朝Clint假笑了下,“如果你是指我们没有想掐死对方的话。”

“嗨,你知道我说的可不是这个!”Clint在接收到周遭同事的瞪视警告后压低声音,“咳咳,我是指那种张力,我敢打赌要是我晚来那么几分钟的话,也许就会看到什么罗曼蒂克的场面。”

“我和Steve Rogers?”Tony故意睁大眼睛做出惊讶的表情,就像面前的并不是Clint而是一个外星来的怪物,“等等,让我看看,坐在这里的真的是我们的大警探Clint Barton?还是什么披着他皮囊的八卦小记者?”

 

让Clint打退堂鼓不难,Tony只花了几分钟就摆平了这件事。他给的理由很简单,就是——那都只是Clint的错觉,他和Steve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这是实话。看着Clint讪讪地扁了扁嘴退回自己的办公桌前,Tony对此并不感到内疚。说实话,在连他自己对某些事都拿不定主意的情况下,外来的干涉或者说是判断起不到推动作用,只能让事情变糟。

 

Steve在一刻钟后带着咖啡回来,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一些新的想法和线索。

“袭击我们的那个人戴着棒球帽。”Steve坐在Tony的桌子旁,认真说道,“Sam是爱好者,他的收藏品里有类似的款式,所以也许我们能从那方面入手。”

“靠刚才的一瞥?”Tony回忆了下当时的画面,“在那样的光线下我只看出它以红色为主。你知道这个国家有多少顶棒球帽在市场上贩售么?更何况还有不少手工订制的特别款。”

“抱歉。”Steve尴尬地耸了下肩,他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把双臂交叉环抱在胸前,最后还是改为将手肘搁在桌子上,“我的错,有可能我太急于找到有用的信息。”

“其实也不能算有错。”Tony忍不住安慰情绪低落下来的人,“如果我们是在小说里,也许会有这样的好运气……限量的服装和饰品总能把主角们带到凶手身边。”

“但是当我们面对真实的这一切,”Steve无奈地挑了下嘴角,将双唇凑近杯口,“就只能试试找到别的真正有用的途径。”

“从某个方面来说,你排除了一种可能。”Tony提醒自己别再盯着Steve的嘴唇看,“还记得我们之前聊到的通讯录和相册么?有时候我们能找到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拼图中缺失的部分。”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