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痨小透明的小房间

【冬盾】K.I.N.G.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在一段时间内,密集而规律的训练、学校的考试以及相当不错的感情生活让James彻底忘记了Brock Rumlow,直到他们在拳击馆附近的街道上狭路相逢。

“嗨,James Barnes!很高兴能再见到你。”

对方礼貌的招呼让James无法对那家伙视而不见,所以他只能停下脚步冲来人点点头:“你好,Rumlow。”

“别这副表情,James,我是怀有好意并且带着好消息来的。”Rumlow对James的冷淡表现并不在意,很可能他在开口之前就已经有了准备,“或者也可以说我是个传递消息的信使。”

“放心,我不会揍你。”James正了正他的背包带。今天Steve的班级需要为校园活动进行舞台剧排练,这让他对于自己的金发助理没有出现在这里感到庆幸。

Rumlow直接无视了James的回答,按照自己原先计划好的说下去:“还记得我之前给Steve的名片么?Mr. Schmidt会在明天晚上举办一个小活动,你可以在训练结束后过来看看,带上你那个可爱的助理。”

 

James不喜欢Rumlow的语气,更不喜欢他用来描述Steve的措词,不过那个什么Schmidt还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Hydra是个著名的搏击俱乐部,它所培养出的拳手多半会在职业生涯结束之前选择留在那里,可以将这理解为Hydra有能力赢得他们的尊重和忠诚,当然也可能是别的更为实际的东西。但是这都解释不了为何Rumlow会站在这里,试图向他推荐另一个看样子和拳击这项运动有关的人。

那听起来像是有一个大计划,虽然James喜欢大比赛或者是大派对,但大计划则是代表着更多的不确定性,让他心生警惕。

 

拳击馆的所有训练结束之后,James给Steve打了电话,确定了他稍后会开车去捎上他和Peggy。

棕色头发的少女依然是活泼而精神奕奕,和脸上带着一些倦容的Steve不同。她打开后车门把书包丢了进去,接着迅速地在那里坐下系上保险带。

“感谢你的好意,James,我爸爸今天刚好没有时间来接我,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就得走上两个街区去等公车。”她兴致勃勃地环顾了下James的车,向前倾身靠近副驾驶座上的同学,“Steve,我建议你先小睡一下。”

“怎么了?”James在金发少年回答之前加入对话,“排练遇到了麻烦?”

“那不算麻烦。”Steve摇摇头,给后座上的少女使了个眼色,“我想你也参加过这种课后活动,James,那都是常见的事……”

“遇到别人故意找茬可不常见。”Peggy对Steve的暗示置若罔闻,她将滑下来的棕褐色长发捋到耳后,“James,你真该看看那些家伙是怎么支使我们的Stevie的。”

 

Steve和Peggy的班级决定在校园活动上表演的剧目很常见,中学生们可以选择的范围并没有多广泛,所以最后一致通过的选择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得到主角位置的理所当然是一名橄榄球校队队员和啦啦队的副队长。

“我真高兴你能够有更多时间担任我的助理。”James确定没能成为主演这回事对Steve来说无关紧要,让他看起来如此疲惫的是别的。

“啊哈,想得美。”后座上的Peggy做了个鬼脸,“他们把制作布景的事都推给了Steve,就因为他会画图,啊,对了,还有服装,他需要在我们所有人上台之前给所有的衣服都缝上金色的饰边,所以也许稍后他得把这些活带去你的拳击馆了,我们的拳击之王。”

 

James将车子尽量开得平稳一些,但是在Peggy推开车门和他们道别的时候,靠着车窗玻璃睡得迷迷糊糊的人还是醒过来,声音含混地向她道别。

通常处于半梦半醒的时候一个人看起来会有点糟,不过对James来说,Steve Rogers绝对是个特例。就和每一天早晨在床上醒来一样,他喜欢看到Steve顶着金色的乱发,用细瘦的手指揉揉湿漉漉的蓝绿色眼睛,一派无辜纯净。

这会令James想去亲吻他,所以在确定四下无人注意后,他倾身凑近,在Steve的太阳穴上吻了下:“Angel,你可以再睡一会儿,我们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到家。想要吃点什么?我可以在路过快餐店的时候停一下。”

“派……”Steve闭了闭眼睛,念出某个单词。那花了他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男友做了什么,这令他猛地坐直身体透过车窗观察外面街道上的状况。

“放心,我已经看过了,什么人都没有。”James为Steve的可爱举动笑出声,在发动汽车之前伸手揉乱那头柔软的金发,“我还没有著名到那个地步,Steve,不过即使我成为第二个Ali,也不代表我就不能随心所欲地吻你。”

“恐怕你的确不能……”Steve在James提出反对意见之前用力瞪了他一眼,“在没有得到我允许之前,不行。”

那听起来很有道理,James无法反驳,只能耸耸肩扁了扁嘴表示无奈和认同:“遵命,我的陛下。”

 

在吃晚饭的时候,James才从Steve口中了解到指派给他的任务究竟多繁重,那会占据Steve全部的业余时间。

“看来你的确得把那些衣服带去拳击馆。”James扶额叹息了声,“见鬼的,希望那些家伙不会拿这个开玩笑。”

“你指的玩笑是什么?”Steve从他的那份苹果派上抬起头,顺便用手指抹抹James的嘴角,擦去那里残留的食物碎屑。

James抓住了那只温度略低的手,吻了吻指尖:“野天鹅公主或者是诸如此类的,我得感谢你的那些衣服不是以荨麻作为原料的。”

“真高兴你还读过那些浪漫的童话故事。”Steve迅速纠正自己所说的话,“抱歉,我不是说你不可能……”

“我知道。”James打断他,“如果只是力气大或者能够在拳击台上揍翻别人的话,恐怕我并没有资格成为Steve Rogers的男朋友。”

那原本只是个玩笑,直到Steve用认真的表情亲吻了他的嘴角,表示‘有些事也许要倒过来说才对’。

 

他们那天晚上没有做任何多余的事,Steve几乎是一枕上James的胳膊就陷入梦乡。

轻得像一片树叶,James把他抱在怀里时再一次确认了这点,或者说像是一块水晶,透明而坚强。

他需要为了让这一切继续下去坐点什么,比如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稳固和深入的事,不仅仅是身体上的。

James在第二天按照Rumlow提供的地址踏入那个俱乐部时,想起的是前一天晚上将鼻尖埋入Steve金色发丝中时作出的决定。

他能处理好这些,就像他处理好自己的生活以及为自己找到了Steve那样。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3 )

© INVISIBLE | Powered by LOFTER